没有滴滴的夜间出行黑车坐地起价行业失去竞

2019年05月15日 来源:

北京三里屯,时尚潮人聚集地,周末的晚上总是格外热烈。接近午夜,打算尽兴而归的人们才发现,这个地方今晚叫车越发难了。而与以往不同,隐匿的黑车公然出现在了每个热闹的十字路口,和着急回家的路人讨价还价。

9月8日,这也是滴滴停止晚间运营的第一个周末。三月连发两起顺风车杀人案后,滴滴于9月4日启动安全大整治。整改期间,出于安全斟酌,滴滴决定暂停2018年9月8日至14日深夜(23:00-次日5:00)包括出租车、快车、优步、优享、拼车、专车、豪华车所有车型的出行平台服务,而此前滴滴已经无限期下线了顺风车业务。据滴滴CEO程维8月在媒体采访中表露,单日滴滴平台订单量在3千万。

一下子缺少这么大规模的车辆供给,让夜间出行的人莫衷一是。没有滴滴真是不方便啊。夜里在三里屯路边拦不到出租车的张明忍不住感慨,尽管之前滴滴安全问题也让他担忧、气愤。

到西单120,没多要你们的了。司机趴着车窗给路边的三个小伙子报价。一样路程,白天滴滴快车的价格在30元左右,夜间翻了4倍。四个人在路口讨价还价近5分钟后,最终以100元的价格成交。类似的情形不断上演,最后多是着急回家的乘客屈服。

工作日的打车难,在那些密集加班的互联大厦同样爆发了。周一晚9:57,距离滴滴夜间暂停营业还有1个多小时,李坤却怎样也打不到车了。李坤家住亦庄,最近才迁到北辰世纪中心的京东研发工作,通勤距离37公里。像是这样的大单,平日里滴滴司机都是秒接单,今天却显示最少需等待30分钟。李坤觉得很奇怪,不是11点滴滴才停止服务吗,为啥现在就开始不好打车了。

一些公司提前考虑到打车难情况,尽可能减少了安排员工加班。在今日头条工作的樊林说: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在大群里,我们领导还发了一条信息:今晚23:00以后没有滴滴,各位加班的朋友自己把握时间哈。

在互联公司聚集的中关村,也有不少黑车沿路拉活,专接一些5千米左右的小单。在知春路希格玛大厦前,郑小姐以4公里30元的价格打到一辆路边黑车。

除了北京,打车难也在各地蔓延。凌晨一点半,在美团、嘀嗒出行等软件均有运营的南京也打不到车了。刚刚加完班的丁辰觉得很委屈,美团没车、出租车一连10几个拒载我,同享单车一辆也没有,打车十分钟的路走了一个小时。

上海情况也不乐观,夜里11:30,刚下地铁的唐小姐准备打车回家,等了五分钟美团打车也没有响应,这与平时约车软件秒接单形成鲜明对比。出租车拒载、黑车要接太高,夜间打车体验让她觉得崩溃。

坐地起价的黑车

滴滴的停运后,很多白天专职跑滴滴的司机选择在夜间变身黑车司机。

9月9日下午7点,滴滴司机张康在完成订单后按下了收车键。得知今晚滴滴停运后,他决定先休息下,晚上加班拉黑活。我也去搞个红灯,到三里屯碰碰运气。150块起步,拉一单就赚回来了。张康今年55岁,在北京吃低保,一直靠拉黑活为生,后来成了滴滴专职司机。

小红灯是黑车的标志,初期黑车为了方便接单,模仿正规出租车中的led红灯空车牌在路上招揽生意,与扬招乘客确认身份,后期空车红灯简化为红色亮条,悬挂在车内后视镜正中即代表出车接单。

而在12点后的三里屯,过往车辆中,红灯黑车的比例超过七成。司机们把车停在三路屯太古里、工体北门、酒吧街的沿线路口,在路边招徕生意。

白天做滴滴司机的李响说,相较于约车,他更喜欢拉黑活。黑车可以随便要价啊。1公里20,5千米30起步。现在滴滴都把人惯坏了,昨天夜里东四环接了一单黑活只跑了600米,赚了20。

黑车都是漫天开价的,每位司机给出的价格都不一样,同一位司机不同时间给出的价格也不一样。出价就像是司机与乘客心理上的博弈。到传媒大学(10公里)150元。司机在听到打车需求后犹豫报价,看路边的姑娘没有要走的意思,司机再次降价,最低100,很便宜了,昨天周六200块都得抢着上车呢。

滴滴司机转身拉黑车,一方面是钻滴滴停运的市场空档,另一方面也是迫于租车拉活每月要交的租金。周日晚上10:45李响点击收车,将车停在了三里屯太古里。车是从租赁公司租来的,让他感受到了压力,他算了一笔账,每天至少跑10小时,一个月流水在1万块左右,但租金每个月就要交五千元。刨去油费加上嘉奖,一个月也就赚四五千块。停掉夜间服务,又要少赚一点。

失去竞争活力的约车

作为约车巨头,滴滴一家独大后,对司机、乘客不断上涨的抽成、价格,安全问题频出,让公众积聚了越来越多对滴滴的不满。这类不满终于在滴滴三月连发两起顺风车杀人案后,升级为愤怒爆发了。

滴滴于9月4日启动安全大整治。9月5日交通运输部牵头的联合检察组进驻滴滴,展开检查。9月11日,由交通运输部、中央信办、公安部等多部门组成的工作检查组将陆续进驻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易到用车、美团出行、嘀嗒出行、高德等约车和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安全专项检查。

滴滴在不断加码安全措施,现在这关乎它的市场生存以及未来的上市前景。

在乘客端,原紧急求助功能升级为一键报警;上线安全中心快速入口,方便用户快速使用一键报警、行程分享等功能;乘客端陆续提示添加紧急联系人,有助于亲友在需要时与警方迅速联动并及时获取行程信息;在加密保存数据、保障司乘隐私的前提下,在约车业务中(快车、优享、专车等)试运营全程录音功能等。

在司机端,除了加强安全培训及司机审核外,滴滴还针对司机长时间接单疲劳驾驶问题,正式上线疲劳提示功能。司机连续服务时长满3小时,将触发疲劳提示功能,系统自动切换到收车模式20分钟。累计计费时长满10小时,将触发疲劳提醒,需要休息超过6小时使累计计费时长清零继续接单出车。

但作为约车行业的唯一巨头,滴滴的整改措施没有任何参照,完全要依托企业凭借自身经验提出。不少乘客也提出诸多质疑,比如对全程录音一项,有友表示,录音并不能够阻止犯法的产生,只能作为案发后的证据,而且还有可能侵害乘客隐私。

许多乘客都提到,平台对司机的严格筛选比什么都重要。人渣不会由于滴滴夜间停止服务而消失,人身安全也不会由于顺风车下线而更有保障。重点是怎样清除平台上的人渣。

虽然滴滴暂停运营夜间服务,空出来出行领域相当大的市场份额,然而由于约车市场长期一家独大的局面,后来者生存空间十分有限,运力和定单量难以与滴滴抗衡。这也导致了滴滴暂停服务后,市场出现出部分无序的状态。

其实各家约车平台,也看到了市场释放的需求空间。神州专车和首汽约车都在App端推送提供24小时服务的信息;易到则是在近期提高了优惠力度,推出购出行卡返现40%的活动。不过由于车辆供应有限,滴滴停运期间,许多地区嘀嗒、首汽和神州均无司机响应,仅有易到有部分车主接单。

在北京司机张康看来,滴滴停止夜间服务近乎挑衅,它这是在用实际行动抗议呢,现在人出门根本离不开滴滴,看你们怎么办。 极光大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滴滴出行平台日活跃用户数量超过1600万,是后四名约车平台的近16倍。

这些中小平台的运力规模很难与滴滴匹敌,很难承接滴滴停运后的海量用车需求。

作为主打平台合规性和安全性的B2C平台,首汽约车的车队范围在3万辆左右;而曹操专车在23个城市共计运营16000辆新能源车;神州专车自营车队范围在10万辆左右。一样依靠C2C模式运营的平台还有美团打车和易到。但美团运营规模十分有限,目前仅在南京和上海两地开展业务;易到受限于此前平台提现难影响,元气大大削弱,司机和乘客正在逐步回归中。

嘀嗒出租车方面,在全国已开通81个城市,注册司机已经超过80万。

而滴滴方面,仅在2017年,北京地区注册司机数量为110万,活跃司机数量逾20万。2017年一年,有超过2100万司机在滴滴平台上创收。

城市交通的缺口

滴滴停止夜间运营后,司机、乘客和整个城市都在逐渐磨合适应夜晚的交通出行。

除拉黑活,司机们也在想办法接单。滴滴停运后,美团、易到、首汽等平台车辆变得供不应求,频频爆单,这也促使夜间没活干的滴滴司机转向其他平台。司机群里开始频繁分享易到、首汽约车等的注册方式,一些新入行乃至并不知道这些品牌的司机开始下载司机端,填表注册审核。

同时,他们根据平台提供的热力图,将车开到整个城市用车需求量最高的地方接单。

滴滴夜间停运也暴露了城市公共交通体系中的缺口。

23:45分北京地铁10号线途径团结湖站,完成了当天最后一班列车的运营保障任务。而在23:45分以后,需要乘坐10号线回家的乘客只能选择其他出行方式。

根据北京地铁首末车时刻表,北京各条地铁线路始发站末班车时间多在22:30至23:30不等,这已经算是中国内地地铁末车时间最晚的城市之一了。而如香港、东京、伦敦、纽约等核心城市,地铁末班车时间一般在凌晨以后,有的线路甚至可以实现24小时运营。

另外,约车运力减少之后,城市夜班车运力也遭到挑战。以北京为例,根据公开资料,北京共有34条夜间公交线路,覆盖二环、三环、长安街等主要干道及26家大型医院、53所院校、热点文娱休闲区。

不过夜间车发车间隔较长,等候时间太长,很多夜归人不得不转投向黑车怀抱。周日凌晨一点,夜34路三里屯站仅有零星的两三个人在车站等车。据了解,一般首车23::00的发车间隔为20分钟,24:00-次日2:00间隔为30分钟,2::00的间隔为40分钟,4:00-末车的间隔为20分钟。如果转两趟夜班车,等车最多时间可能要超过1个小时。

作为公共交通的重要补充,传统出租车夜间挑单拒单问题依然十分严重,如何提升司机整体服务水平仍是传统巡游出租车需要面临的窘境。

三里屯太古里路口,路边行人拦下一辆出租车,师傅走吗? 我下班了,只拉回通州的顺路单。一行人听后只得悻悻离开。路边扬招可能被拒载,而线上的挑单拒载则来的更直接,由于多数平台的出租车板块均采取抢单模式,司机接单偏爱大活、顺路活,对于小单则视而不见。夜间10千米以内定单尝试使用嘀嗒出行呼叫出租车,一直未有司机响应。

从数量上而言,出租车规模仍有很大缺口。随着约车的发展,传统巡游出租车受到冲击,多地出现出租车退车潮。如在南京,有3000多辆出租车陆续退租,占总运营车数量的1/4。

今年7月交通专家徐康明在一场行业研讨会上表示,出租车行业积弊已久的重大问题,就是供给和需求的缺口一直是扩大的,打车难一直被市民诟病的。从社会和市民的需求角度来讲,出租车的供给还远远不够。

一家企业并不能完全取代城市公共交通职能,新的业态需要与城市固有交通体系进行更好的融会。失去了滴滴的白天和夜晚,城市交通也应有自给自足的能力。

痛经可以吃点什么药
痛经快速的止疼办法
痛经期间吃什么比较好
相关文章
  • 从吉林到广东多地遭遇重污染天气预警不断
    从吉林到广东多地遭遇重污染天气预警不断

    10月15日以来,全国多省市秋高气爽的好天气被重度污染取代。华北中南部、黄淮、江淮等地的空气污染扩散条件再度转差,从北至南,空气污染预警不断。2015年10月16日,吉林省吉林市,雾霾笼罩城区,能见度降低。 文内图片均为CFP 图2015年10月16日,四川省成都市,...

  • 昆明残疾学生有望免费接受高中教育
    昆明残疾学生有望免费接受高中教育

    发展特殊教育就是为了让更多的残疾孩子具有像健全人一样的受教育权利和条件。《昆明市特殊教育发展十二五行动计划(征求意见稿)》(下简称《计划》)昨天接受听证。根据《计划》,昆明将全面实施残疾学生免费义务教育外,逐步实施残疾学生高中阶段免费教育。...

  • 舒城县龙津大道主供水管工程开工建设供水管供水投资工程
    舒城县龙津大道主供水管工程开工建设供水管供水投资工程

    近年来。为改变这种现状,县委县政府决定新建城区龙津大道主供水管工程,该工程的实施将由原来的一条主供水管向城区供水变为两条直接600毫米的主供水管向城区供水。据思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副经理汪秀洲介绍:这次龙津大道主供水管工程是2012年我县的一项重...

  • 西城男孩尚恩首次个唱中外神秘嘉宾有望助阵
    西城男孩尚恩首次个唱中外神秘嘉宾有望助阵

    西城男孩在2012年巡演结束之后宣布解散,主唱尚恩菲南在经历了破产后始终没有放下对音乐的热情,此次巡演尚恩也是携前不久的新专辑《You and Me》强势来华,早在西城男孩时期Shane Filan就与多名中国人气歌手合作。尚恩与人气歌手张杰合唱 西城热曲被重新演绎在...

  • 全球超级富豪人数创新高中国巴西富豪数下降
    全球超级富豪人数创新高中国巴西富豪数下降

    全球超级富豪人数创新高中国巴西富豪数下降尽管经济形势和地缘政治的诸多不确定因素持续存在,2013年世界超富人群数量仍达到了空前的199235人,总计拥有财富约28万亿美元。超富人群数量与去年相比增幅超过6%,财富总值增长了2万亿美元,超过了印度的GDP.(一)中...

  • 剥去平行进口的灰色外衣
    剥去平行进口的灰色外衣

    ■寇建东在上海自贸区挂牌半年多后,一份名为《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简称“上海自贸区”)开展平行进口汽车试点的工作方案》的文件悄然在国家部委相关机构间传阅。虽然离正式获批还有待时日,但据报道,从该方案内容看,“获批的可能性较大”。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