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独家对话单向空间张帆依托文化做商业未必非

2018-11-03 00:39:07

独家对话单向空间张帆:依托文化做商业未必非要世俗

[编者按]:对于单向空间而言,许知远已经成为了标志性的灵魂人物,其个人的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已经毋庸置疑。此外,仅排在CEO于威之后,总被媒体提及但很少 发声露面 的三号人物张帆--单项空间首席运营官COO,近期接受了的独家专访。

一直应对自如的他,当被问到单向空间依托文化发展商业会不会导致品牌陷入 世俗功利 的尴尬境地时,突然略显迟疑后表示: 这确实会是一个矛盾的地方,但细想想,单向空间所做的事情并不矛盾。

这个从 单向街 书店 开始,就一直参与筹划、运作的创始人之一,他眼中的单向空间究竟是什么样子?在面对 中国合伙人 的问题上他们会怎么处理?未来,单向空间会朝着那些方向发展? 他回答的 不矛盾 究竟如何作解?一切答案本文中见分晓。

【】:

单向空间秘密发现之旅:当阅读成 瘾 ,你会拒绝吗

单向空间灵魂之父许知远:书籍是人们的 安全毛毯

《品牌秀 单向空间》一路 书香芬芳 的商业文艺范儿

单向空间首席运营官COO 张帆

:当初大家为什么会考虑一起开书店?

([赢商 话外音]曾经,一群年轻有为的青年人靠热爱成就了 单向街 书店 ( 单向空间 原始名),但在残酷的经营现实下无奈地 撑不下去了 ,从圆明园店、蓝色港湾店辗转至今。)

已成历史的昔日首店 圆明园店

张帆:当初的想法特别简单,我们几个都曾经济观察报工作,而且大家都特别喜欢书。记得有一次在于威的办公室,我们三个(于威、许知远、张帆)突然觉得办一个书店应该挺有意思。

其实,这个想法在当初就是开的一个玩笑话,并没当真。碰巧过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我们跳出了经济观察报,但当时大家也都没有想好再去干一份新的工作,正好有时间闲下来做书店的事。

于是,我们开始和其他朋友们打听,那里有适合开书店的场地,最后就找到了圆明园东门外,一间叫 左右间 的咖啡厅,老板也是我们的朋友,他说这里还有一处空的地方,你们可以来。我们看了场地后也非常喜欢,所以一拍即合,第一家店就落在了圆明园附近。

也就是在筹建书店的同时,我们各自又有了新的工作,但书店的这件事已经启动就没办法轻易停止。所以,我们就一边工作,一边开书店。

有了场所,大家又都喜欢书、喜欢文学,所以我们又开始坚持做一些文化活动或者沙龙,请大家来聚在一起坐一坐、谈一谈,同时还可以认识新朋友。就这样坚持做、一直做,直到今天。

:怎么解决 中国合伙人 的问题?当初的创始人们现在都是全职么?

([赢商 话外音]目前,只有许知远、于威和张帆是单向空间的全职老板;全职员工会控制在人左右,其中,三家实体店的全职员工将近一半左右。)

张帆:在我们6个人中经常和最终参与决策的就3个--许知远、于威和我,我们是十几年的同事,而其他人基本上是投资人,不太参与日常经营管理。

我们3个人在具体的业务或问题上各有各的想法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在大的经营理念和方向上,我们的价值观和取向其实都是一致的。

:为什么从 单向街 更名成 单向空间 ?

([赢商 话外音]马有失蹄,人有失手。再好的文学爱好者、再好的媒体人,也没能原汁原味地、完全保留住最初的创意, 单向街 品牌注册最终失之交臂。)

张帆:大家叫 单向街 也是没有错的,我们的企业工商注册名字是 单向街文化有限公司 ,但是品牌确实已经在今年更名为了 单向空间 。

早在2006年,单向街书店开业就应该马上落实品牌注册的事情,但由于种种原因,过了半年之后,我们真正提交申请时才发现, 单向街 已经被另外一个机构注册,导致我们无法继续使用 单向街 的品牌。之后,这件事又被搁置了。

后来,我们想,一个名字实在无关生死,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死磕和较劲。因为,无论叫什么,大家做的事情和初衷都是一样的。

直到2013年,我们获得了一笔融资,同时业务线也拓展丰富了,不再单单局限在书籍上,再加上我们最初想要为大家提供 公共空间 的宗旨,在这样的契机之下,更名也算是对品牌的一种升级,于是我们决定重新命名为 单向空间 。

:藏书其实也是一件很奢侈的消费,您怎么看待到书店买书这件事?

张帆:书籍收藏确实很考验财力。

但单向空间从未定位于一个卖书的书店,如果只是一味地对我们的受众卖书,单向空间肯定活不下去。第一个原因是中国对书籍的定价相对便宜,售书的毛利空间很小;第二,现在的人其实很少在实体书店买书,很多阅读都变成了线上阅读。

然而,随着时间越往后推移,人们会愈加地发现,去实体书店就是去为了怀旧,或是开始一次奢侈旅游的感觉。

厚壁无缝钢管
耳灯
PVC花箱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